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
社團法人臺灣向日葵全人關懷協會

捐款專區

  • ◆郵政劃撥:1982-8491
    ◆戶名:臺灣向日葵全人關懷協會.
    社團法人臺灣向日葵全人關懷協會QR-code
    向日葵全人關懷協會愛心碼99365
:::* 瀏覽位置:首頁 > 文章分享
  • 字級選擇
  • 大
  • 中
  • 小

文章分享


團督心得:封住情緒的同理心-羅雯儒

  • 發佈日期:2012-07-25
  • 照片說明文字時間:一百年二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半~十二點半
    地點: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第七會議室
    提報者:羅雯儒(國防大學政戰學院心理及社工學系心理組碩士班、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精神科實習諮商心理師)
    督導:周勵志(本會創會理事長、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台灣心理治療學會常務理事)
    督導:周立修(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顧問醫師、中華團體心理治療學會常務理事)

    對我而言,每次與案主一同工作,都是種挑戰和學習。因為,案主的主訴或困擾都可能在每一刻牽動著助人工作者的心緒,而那樣的心緒一旦被勾起,就很容易影響到案主的權益。

    在此次的案例討論中,我提出想要被督導的部份─「情緒表露」和「同理心」。因為,我發現當案主述說其經歷而難過、哭泣時,我不斷地在「壓抑」內心那份激動,不斷告訴自己絕不能在案主面前有情緒,必須克制;這樣「切斷」個人情緒已成習慣,在自動看不見自己情緒的同時,也同樣視而不見案主的需要,無法感同身受便讓人覺得這位治療師怎麼如此冷冰冰?督導提醒我這些部份是否與對「專業」的看法有關?身為助人工作者怎麼可以顯露情緒,這樣就不專業了嗎?事後回想,不全然是如此,我得需要封閉我的情緒才能讓自己是處於安全、不受質疑的。那麼,治療師只重視個人需要,怎麼卻忽略案主的感覺?我的想法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封閉情緒並非代表不關心和不重視案主,案主帶著困擾前來,治療師不免也會有屬於個人尚未處理完全的議題,所以,當我瞭解到自己是以切斷情緒方式來保護自己時,也就會以相同方式來保護案主,在同理不了案主的情況下,最終結果就是與案主一同的「陷入」彼此的困境裡,分不清楚到底誰才是那個需要幫助的人?因而,當諮商關係出現混淆不清的情形時,不僅會使案主覺得沒有受益,失去對治療的信心,而這樣的氛圍也會連帶感染到助人者對諮商工作的熱忱,甚而影響個人的生活。

    在自己透過被督導的歷程裡,我可以逐漸地區分出案主和本身的問題看似相同,但實際上只是被牽引和觸動到個人議題,而將兩者混雜在一起,影響到對案主的處遇。這促使我不得不去好奇和探索自己內心深層最不願碰觸及恐懼的東西,這是自己接下來得去勇於面對的核心所在。

    很感謝督導們給予我的協助,如,在短短時限內可以如何呈現欲報告內容,讓現場的人知道案主的家庭結構和主訴,還有對案主的處遇。前輩給我這個新手的諸多建議,和從多方面來瞭解案主,自己已做到和需要更注意的地方。還有,要更感謝督導適時制止我講個人議題,提醒當下的場合是督導非心理治療外,更重要是保護我不受傷。最後的想法就是既然都已經上了戰場,就要表現出主帥該有的樣子,多點自信,相信自己的能力,而這樣的相信也多少會帶力量給案主,讓諮商關係可以更順利的進展。
  •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
*回上一頁 *到最上面